<option id="itg6l"><nobr id="itg6l"></nobr></option>
      1. <xmp id="itg6l"><bdo id="itg6l"></bdo></xmp>

        <bdo id="itg6l"><dfn id="itg6l"></dfn></bdo>
      2. <track id="itg6l"><span id="itg6l"><em id="itg6l"></em></span></track>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潮流服飾    >    風格示范

          一套穿搭30萬?《心居》顧清俞的衣櫥最全解析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2年4月12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東方IC

          文章導讀

          電視劇《心居》最近是熱搜上的???,家庭、愛情、職場,劇里的每一個話題都能挑動大家的神經。

          童瑤飾演顧清俞,看起來是事業有成、清醒干練的獨立女性,一單能賺七八百萬,實際上原生家庭和感情層面都問題多多。

          先是被弟媳馮曉琴當提款機,想買房就逼著老公——顧清俞的弟弟顧磊找她借錢,吵架離家出走樣樣來,顧磊也在這場風波里意外去世。

          馮曉琴的妹妹馮茜茜也不是省油的燈,為了留在上海,和顧清俞剛結婚的堂弟出軌了。

          更要命的是,顧清俞自己的婚姻也一塌糊涂。戀愛腦上頭,以為找到了真愛,誰知道老公是“男版樊勝美”。

          明明老公各方面不如她,婆婆竟然反過來瞧不上她。

          原本以為公公還算明白事理,其實是把她當冤大頭,不僅醫藥費,連欠下的債都想要她來還。

          可以想見后期各條人物線都會有成長,但說真的,目前只想看顧清俞獨自美麗……

          當然,撇開劇情不說,顧清俞在劇中的穿搭也值得推敲。

          一樣是都市女性,所以很多人會拿童瑤飾演的《三十而已》的顧佳和《心居》里的顧清俞作對比,其實兩個角色從職業到家庭都不同,單從收入構成和日常穿搭來看,也是有一定差距的。

          作為投行女高管,公司的頂梁柱,顧清俞的項目涉及的資金都是上億的,光是一單的分成就有大幾百萬。

          不用靠家里,幾千萬的新房,說買就能買。

          沒結婚前一個人住在上海寸土寸金的單身公寓,擁有每個女生都羨慕的步入式衣柜,基本都是名牌衣服、包包、首飾。

          整部電視劇就是她的變裝秀,幾乎每一集都有好幾套不同的新造型。

          她走的不是普通的都市白領路線,一切向職場女大佬看齊,精致、時髦、有品位。

          不光是用錢堆出來,也有用心去搭配。

          數量質量全拿捏,

          穿秀款是日常

          雖然煩心事兒不少,但顧清俞從來沒在吃穿用度上虧待過自己,畢竟自己賺錢自己花,非常有底氣。

          劇情播到現在,平均每集換3套。大多數是精致又得體的連衣裙,有好幾套更是直接照搬的秀場同款。

          她的衣服基本都是不容易過時的款式,講究品質,雖然版型大差不差,但面料幾乎都是真絲、緞面一類有光澤、顯高級的材質。

          注重比例,即使是修身的款式,她也會拿條皮帶扎住,視覺上抬高身材比例。

          顧清俞還有一顆文藝的心,畢竟初戀特別會彈鋼琴也讓她念念不忘。

          兩個人重新在一起后,時不時會去看看展、聽聽演奏會啥的,這時候穿的裙子都屬于比較輕盈飄逸,適合約會。

          除了大牌,現實中的上班族會穿的品牌她也穿,比如這幾套Comme Moi的,款式剪裁屬于有新意但得體耐看的類型。

          長了顯拖沓,短了過于暴露,長度到膝蓋左右正正好,端莊又氣質。

          她也穿過不少西裝,但絕對不是常規的無聊款,一樣重視剪裁和版型,墊肩掐腰,把身材曲線勾勒得剛剛好。

          配上高跟鞋,有氣場的職場女性穿搭很有說服力。

          顏色特別出挑,沒有太多的黑灰,而是明亮的粉棕藍,在烏泱泱的人群中一下就能跳脫出來。

          但也有例外,參加弟弟的葬禮不可避免的一身黑,但當鏡頭一拉近,你就知道不簡單,來自Armani 2020秋冬秀場。

          絲絨的材質,加上成排的蝴蝶結,非常莊重。

          私下約會或家族聚會,收起工作時威風凜凜,穿搭要低調許多,但時髦度一點也沒落下。

          不對稱的拼接毛衣、廓形感小外套,隨性瀟灑。

          出席親戚婚禮,一整身明亮的Bottega Veneta黃桃色套裝,簡潔端莊又不會過于浮夸,拿捏得剛剛好。

          她還有一件香芋色BV大翻領針織長外套,款式和顏色都很特別,披上就能出門。

          偶爾出差外出,她也有比較休閑的裝扮,比如有一集登長城,她穿的是Dior Oblique老花套頭風衣。

          除此之外,平時居家睡衣顧清俞也很講究,大都是偏成熟、性感的風格。

          有幾套來自意大利奢侈內衣品牌La Perla,絲滑的綢緞材質,真正做到了裸感貼膚。

          熱門大牌包,

          她全擁有

          顧清俞的包柜也很有看頭,現在市面上流行的經典款、熱銷款,她基本都有。每套衣服搭配的包包幾乎都不帶重樣的。

          而且她的買包眼光特別準,尤其喜歡方方正正的款式,一來能裝,二來適合通勤。

          也是Dior的“重度用戶”,各種系列的包款,滿足出席不同場合的需要。

          不會一味跟風買爆款,只挑自己合適的。比如大熱的Bottega Veneta,她反而選了品牌相對冷門的The Clip,兼顧時髦感和功能性。

          Armani的La Prima,圓弧形的底面,剛中帶柔,她搭配起職業裝都挺好看的。

          除此之外,都市劇里必備的 Delvaux 、Valextra手袋,她各有好幾只,均價2-3萬不等。

          幾乎集齊了品牌所有熱款,包型簡單大方,禁得起時間的考驗,無論日常逛街還是上班都無違和感~

          耳環手鏈項鏈,

          要集齊一整套

          梳理下來我發現,和衣服包包一樣,顧清俞也愿意把錢投資在珠寶配飾上。

          而且她還有一個特點,總喜歡戴一整套。就比如劇中一開始這個造型,耳環、手環、項鏈集齊了Tiffany & Co.最熱門的Keys、T、Atlas?系列,攏共加起來要近25萬人民幣。

          再加上衣服、鞋子,整身行頭至少30萬+。

          由于劇外Tiffany & Co.品牌大使的身份,她幾乎戴遍了品牌所有的經典款熱門款,簡直就是行走的Tiffany & Co.種草機。

          我最喜歡T系列的這兩條相對冷門的鉆石珍珠母貝圈形項鏈,貝殼呈現出的自然光澤是其它任何人工合成材質比不了的,因而顯得更珍貴、特別。

          除此之外,她最喜歡戴的就是Chanel和Dior的配飾。

          大多數是金色,但看上去并不會覺得俗氣,反而有種復古的味道。

          尤其是珍珠元素的點綴,比純金屬看上去更優雅靈動,不會死板。

          好啦,這次的《心居》造型盤點就到這里。

          快留言說說你最喜歡哪套造型?對于這部劇,你還有什么想說的,也可以留言回復給我們。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一套穿搭30萬?《心居》顧清俞的衣櫥最全解析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A∨白丝自慰大片,好男人视频www社区,三浦恵理子息与子中文字幕720p
          <option id="itg6l"><nobr id="itg6l"></nobr></option>
              1. <xmp id="itg6l"><bdo id="itg6l"></bdo></xmp>

                <bdo id="itg6l"><dfn id="itg6l"></dfn></bdo>
              2. <track id="itg6l"><span id="itg6l"><em id="itg6l"></em></span></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