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k6c2q"><div id="k6c2q"></div></tbody>

      <samp id="k6c2q"><strong id="k6c2q"><menu id="k6c2q"></menu></strong></samp>

    1. <tbody id="k6c2q"></tbody>

      <progress id="k6c2q"></progress>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V趣味    >    藝術

      這個春天,藝術在上海沒有消失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2年4月25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東方IC

      文章導讀

      2022年的春天,上海仿佛進入了一條充滿曲折、時間靜態的隧道。在每周更新的藝術展覽日歷上,上海進入了“真空”狀態,原本正在發生的展覽停滯、消失。

      在緊閉的美術館里,沒有觀眾的藝術品,它們會寂寞嗎?會戴著枷鎖跳舞嗎?在黑暗的展廳中,它們會感到彷徨嗎?會望著窗外發出一聲嘆息嗎?春天已逝,相見無期,那些被擱置的藝術品,那么融入生活的情感色彩的基底,那般給予我們芳醇而可愛的人生,喚起未曾定義過的情感的藝術品,它們還好嗎?

      在上海正在發生抑或停擺的展覽項目中,Vogue獨家訪問了四位藝術家及藝術機構發起者,他/她們正在經歷方艙治療、酒店隔離、展覽停擺等,在這個春天,想和大家聊聊。

      同時整理了一份上海展覽清單,不完全統計了2022年受上海疫情影響,停滯以及中斷的展覽項目,它們同所有人一樣,等待著陽光再次照進現實,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里,以這樣的方式走進美術館,完成對于藝術品的另一種觀看。

      藝術家

      孫遜

      藝術家孫遜的個展《千江有水千江月》原本應該在3月12日在上海開幕,也是他在香格納上海西岸空間的首次個展?,F在,他困居于上海酒店,和這個城市的大多數人一樣,居于靜默狀態。而在3月30日,畫廊也以公眾賬號推送的形式在線上發布了展覽的相關內容,呈現了一場特殊時期的特別觀看。

      Q:用一段簡短的話,描述這次的展覽。在這次展覽中,呈現了怎樣的創作?

      A:“千江有水千江月”展覽呈現了《魔法星圖》這部長片電影已經完成的部分,大概半小時左右,以及部分電影中一部分動畫原稿,以木刻原板為主,其中包括了我最大尺寸的木刻作品。展覽因為上海疫情原因推遲開幕,所以我來上海布展變成駐留了。每天在酒店配合不知歸期的隔離行政命令,期間持續工作,待展覽正式開幕時還會有在酒店完成的新作品。

      Q:用文字描述進入這個展覽空間的感受。

      A:首先剛進入畫廊會看到我專門為展覽繪制的海報,然后直接進入電影廳,此外,一樓展覽中會呈現巨幅木刻作品,內容為“魔法星圖”中的世界,這幅作品的對面為螺剎國中的人物群像,在它們的兩側各有一幅彩色的大幅木刻作品。通過畫廊空間側面的狹長樓梯,可到達二樓展廳,此處有結合繪畫的木刻動畫原稿。這面墻的對面為一幅黑白木刻,這幅木刻更著重影片的劇情,這幅作品的側面為螺剎國彩色人物設定。

      Q: 在靜止的時間中,你如何保持工作的狀態?

      A:在靜止時間中,那就注意調心,把心調到和時間差不多的頻率,不能使內心散亂,平靜很重要。

      Q:在等待的時間中,會做些什么事情戰勝焦慮?

      A:首先保持安靜,與事情和人保持距離,與自己也要保持距離。通過“閱讀”可使自己脫離,寫字和畫畫也可以豐富自己的覺知,如此這般就不會有焦慮,或者根本就沒有焦慮這回事。

      孫遜在上海的隔離酒店中,

      以特別的方式回復了這次的采訪。 

      Q:分享你現在最為日常的畫面?解封后,最想要做的一件事是?最想去看的一個展覽是?

      A:最為日常的就是工作或者是通宵工作,目前就在上海酒店的隔離中工作。解封之后先出門見見朋友也就是見見我在情感中的各種座標,這也是一種覺知吧。最想看的展覽沒有,這個時候展覽的形式實在太不重要了,感受當下比一個形式上的展覽重要多了,現實永遠比藝術更重要。

      藝術家

      尭 Yoyo

      3月3日,沒頂畫廊展出藝術家尭個展《秦嶺不是一座山》,這是藝術家首次在沒頂畫廊舉辦個展,靈感來源于尭冬季在秦嶺寫生的體悟還有路途中發現自然與人文微妙結合的感受。藝術家尭居于西安,為了這次展覽的籌備,他從西安驅車趕往上海布展。而現在,像上海的絕大多數展覽一樣,暫停開放。

      Q:請用一段簡短的話描述這次的展覽,在這次的展覽中呈現了怎樣的創作?

      A:這是我近幾年在秦嶺山冬季完成的作品,這些作品是與大自然交流的產物, 我想把那座神山拉回現實,通過自己的方式去理解大自然,同時帶來一種全新的感觸和對生命的理解。

      Q:那試著用文字描述進入這個展覽的空間的感受。

      A:這個空間給人一種強烈的不確定性,它存在大量的工業管線,前期功能空間遺留下了許多的工程痕跡。我的創作呈現的是一種回歸于自然的方式,和這個工業感的空間產生了直接的面對面碰撞;同時在這個空間中我想通過作品的關聯性來消解城市與自然之間的隔閡。我們生活在當下所遇到的問題最終是會歸結到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的,同樣我在用自己的方式去闡述它。在明暗交錯的空間當中,通過聚焦作品本身所傳達出來的信息,雕塑、繪畫的對應式解讀去消除這個空間給人帶來的不確定性因素。當我們走進展覽現場時,每一件雕塑作品都在解讀我與這個世界和社會以及人的連結關系。在大山里產生的紙本繪畫把我們拉回到現實,不同的繪畫點位所呈現的畫面與雕塑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關聯結構。最后一個空間是我的個人簡歷。隨著不同時段的展覽我會以各不相同的雕塑來呈現我的個人簡歷,觀眾與創作者之間的認知不該是短短的幾行文字,我希望通過此種方式與觀眾建立感官思想上的認識與連接。

      Q:在靜止的時間中,你如何保持工作的狀態?

      A:全球疫情和當下的問題,對生活產生了巨大的沖擊,我沒有過多地去思考會給我們帶來什么樣的變化。那為什么不用自己的方式去堅守原有的工作模式呢? 我會通過自己的方式去消化外部因素所造成的思想上的波動與困惑。雖然疫情對工作和生活帶來了許多不便,但是我時刻保持一種靜默的狀態,這種靜默狀態在工作上是不受外界干擾的。

      Q:在等待的時間中,你會做些什么事情來戰勝焦慮?

      A:每個人都會有焦慮,只是解決的方式不一樣而已。在現實生活中使人產生焦慮的點是無處不在的。我會把焦慮引到創作中去,會使創作過程呈現一種別樣的方式。這是一個相輔相成的關系,在這種情況下焦慮會被化解,同時會去除掉焦慮所帶來的壓迫感。

      Q:分享你現在最為日常的畫面?解封后,最想要做的一件事是?最想去看的一個展覽是?

      A:我想帶著家人一起去大自然中感受自由,看著孩子在自然的環境中奔跑對于現在來說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解封后最想看的就是自己的展覽,我想在展覽現場于陌生的人群中感受自己。

      亮場空間發起人

      黃詩云

      3月30日,在瘋狂囤菜和瘋狂交流囤菜經驗的間隙,亮場空間發起人黃詩云想到了當下壓抑的心情,想到了未來,以及封控期間即將被閑置的展廳。于是緊急策劃了一個展覽,獻給所有面臨疫情重壓的人,獻給上海,以及自己。展覽名為“無人到場,但有事發生”,現場位于徐匯區五原路71號亮場空間內。原本規劃的展期自4月1日凌晨3 點至浦西地區封控結束。而現在,詩云因為鄰居被感染陽性,正在方艙醫院保持工作狀態。

      Q:用一段簡短的話,描述這次的展覽。在這次展覽中,呈現了怎樣的創作?

      A:展覽的決定完全突發奇想:2022年3月30日,在瘋狂囤菜和瘋狂交流囤菜經驗的間隙,想到了當下壓抑的心情,想到了未來,以及封控期間即將被閑置的展廳,于是我用了兩天,在封控開始之前,緊急完成了這個現場。我設計展期自2022年4月1日凌晨3點至上海浦西地區封控結束。展期內不會有觀眾到訪現場,展覽甚至可能沒人知道,但我還是想要以此宣示普通人那種常常被忽視的,但確實存在,時刻掙扎著的努力。展覽無關藝術,而是送給疫情下承受生活重壓的人們,送給上海,也送給我們自己。

      Q:用文字描述進入這個展覽空間的感受。

      A:時間和材料所限,展廳中只有兩件作品:展廳中擺放以刻字鏤空的燈箱,文字原文為奧地利詩人里爾克 “Who Speaks of Victory?To Endure Is All”。單詞分別打在立方體的不同塊面上,在空間中投影出虛實結合的文字,形成不同的閱讀順序和含義。在五原路(原名趙主教路)上這樣一個十幾平方的小空間里,借里爾克這句充滿悲憫氣質的詩,回應上海史無前例的封城。

      紅色的液體為水晶培養液,3月30日下午完成調配,31日開始發芽生長。封控期內,它將獨自在展廳中,在人們的焦慮、躁動,以及對未來的無限期許中生長。據聞水晶能記錄世上的能量與信息,不知道它是否能為我們這些時日中的懼與痛存證。我把它命名為“上海之心”,無論它美丑。

      展覽期間每天直播這顆水晶的生長,每天凌晨3點左右,我控制展廳里面的wifi插頭,操作路旁的字牌燈箱閃滅,用摩斯密碼打出victory或endure其中一個單詞。

      Q:在靜止的時間中,你如何保持工作的狀態?

      A:其實除了重感冒那幾天,大都處于工作狀態,思考目前的展廳怎么做,聯絡接下來的項目如何開展,下一個項目的錢從哪里來.....這些都是工作,都沒有停。

      Q:在等待的時間中,會做些什么事情戰勝焦慮?

      A:我幾乎是任由各種情緒在我腦子里蔓延,沒有控制過,因為這些天我面對的現實可能比大家還要更加激烈離奇些。原本在家安排直播的連線計劃,構思聯絡后續的展覽。隨后被助手提出離職要去專心照顧他因為疫情受創的非洲生意,出現重感冒癥狀幾近昏迷又自愈,抗原測試兩道杠,被社區緊急安排單采核酸檢測,樓道因我被封,被通知連夜收拾行李準備去方艙,被自己日前幫助過的鄰居污蔑在樓道里跑來跑去傳播病毒,被剛剛熟絡的鄰居冒險投喂藥物,被朋友們安慰,上午已經轉陰了下午被轉運走去方艙,在宛如高鐵候車大廳的方艙和500陌生人同吃同住......這么經歷在我心底里泛起的焦慮、煩躁、恐懼、擔憂、無助、憤怒、壓抑、失望、彷徨、咒怨、感動等等等等,我知道這些都會過去的,一定會重拾信心,恢復平靜,但當下都很具體且真實,實在無法拒絕和回避,所以只好好感受它們觀察它們。

      Q:分享你現在最為日常的畫面?解封后,最想要做的一件事是?最想去看的一個展覽是?

      A:躺在床上,坐在床上,或者刷手機或者用電腦。解封后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暫時想不到,但此刻最想做的事情是從方艙出去,結束這種連一張書桌一張椅子都沒有的“生活”。解封后想去擁抱那些關心我牽掛我的人。最想去看孫遜的新展。

      藝術家

      胡尹萍

      明當代美術館展覽計劃中,藝術家胡尹萍的個展“胡小芳和喬小幻”原本在4月7日開放,這也是胡尹萍的首個美術館個展。

      Q:用一段簡短的話,描述這次在明當代美術館的個展。

      A:這次展覽名是“胡尹萍:胡小芳和喬小幻”,這次呈現的就是“胡小芳和喬小幻”這兩件“事情”。

      Q:在這次展覽中,呈現了怎樣的創作?

      A:“胡小芳和喬小幻”是兩件“事情”,兩個“品牌”,兩件長時間持續的作品。展覽呈現的是這兩個事情當下的狀態,事情也目前在持續進行中。

      Q:試著用文字描述進入這個展覽空間的感受。

      A:這次明當代展廳我很喜歡,展廳前身是上海造紙廠機器車間,這和這次展出作品本身背景上有些關聯性。目前展覽因疫情還沒布展,但我很期待這次現場。

      Q:在靜止的時間中,你如何保持工作的狀態?

      A:其實不靜止的,各種疫情狀況讓人覺得特別悲涼…

      Q:在等待的時間中,會做些什么事情戰勝焦慮?

      A:什么事也戰勝不了焦慮啊,焦慮是無敵的…

      Q:分享你現在最為日常的畫面?

      A:工作,種菜,遛狗,躺平…

      Q:解封后,最想要做的一件事是?最想去看的一個展覽是?

      A:要沒疫情,先全世界玩一圈。想去看的展覽有好多好多,卡塞爾、MOMA、TATE,還有好些展覽都想走一遍。

      上海展覽“進行時”

      我們同時整理了多個上海原本應該正在展出的展覽,這個春天,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去看展覽。

      余德耀美術館

      奈良美智

      浦東美術館

      徐冰的語言

      徐冰,

      徐冰的語言,

      展覽現場??浦東美術館

      《動物裝飾面具》

      法國凱布朗利博物館所有

      展覽現場 ??浦東美術館

      《護身符墜飾》

      法國凱布朗利博物館所有

      展覽現場 ??浦東美術館

      紀堯姆·巴特,《葉琳娜,第二世界》

      弗朗索瓦·施耐德基金會所有

      展覽現場 ??浦東美術館

      西岸美術館

      萬物的聲音

      費爾南·萊熱

      《手和帽子的構成》 1927年 布面油畫 蓬皮杜中心

      巴黎 法國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 工業設計中心

      曼·雷《堅不可摧之物》

      1923/1959年 節拍器和照片拼貼 蓬皮杜中心

      巴黎 法國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 工業設計中心

      紀堯姆·比伊爾《鏡子展位》

      1988年 鏡子,木頭,金屬 不同尺寸 蓬皮杜中心

      巴黎 法國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 工業設計中心

      陳維 Make me illusory

      Make me illusory 西岸美術館展覽現場

      ?Chen Wei Studio

      攝影:Alessandro Wang

      Make me illusory 西岸美術館展覽現場

      ?Chen Wei Studio

      攝影:Alessandro Wang

      Make me illusory 西岸美術館展覽現場

      ?Chen Wei Studio

      HOW美術館

      皮膚之下,機器之間

      展覽現場

      OCAT上海館

      佩恩恩 匹配池

      “佩恩恩 | 匹配池”展覽現場

      OCAT上海館 2022

      “佩恩恩 | 匹配池”展覽現場

      OCAT上海館 2022

      “佩恩恩 | 匹配池”展覽現場

      OCAT上海館 2022

      上海油罐藝術中心

      賈藹力「莽原」

      賈藹力「莽原」展覽現場

      賈藹力《莽原稿》2021 布面炭筆 丙烯 690 x 990cm

      Photo: JJYPHOTO

      賈藹力攝影作品《No.1》

      180x264cm 2019

      花廳計劃

      邵純:迷·體

      里森畫廊(上海)

      娜塔莉·杜爾伯&漢斯·博格 駐足

      Installation view of Nathalie Djurberg & Hans Berg, 

      'A Stream Stood Still', 24 February–7 May 2022,

      Lisson Gallery,Shanghai?Nathalie Djurberg&Hans Berg.

      Courtesy Lisson Gallery. 

      Photography by Alessandro Wang

      Nathalie Djurberg & Hans Berg, A Stream Stood Still (75 cm) (Detail), 2021,wood,grout,fabric,acrylic paint,resin,polymer clay, metal, wire,59x75x45cm,23 1/8x29 1/2x17 5/8in?Nathalie Djurberg&Hans Berg. Courtesy Lisson Gallery. Photography by Theo Christelis

      Installation view of Nathalie Djurberg & Hans Berg, 

      'A Stream Stood Still', 24 February–7 May 2022,

      Lisson Gallery,Shanghai?Nathalie Djurberg&Hans Berg.

      Courtesy Lisson Gallery. 

      Photography by Alessandro Wang

      Vanguard Gallery

      塔雷沙姆·塔皮瓦·尼奧德 晌貪歡

      展覽現場

      Brownie Project

      宛超前個展:皆大歡喜

      展覽現場

      夜校

      致穎 若是春光滿面

      展覽現場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這個春天,藝術在上海沒有消失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年轻的搜子34
      1. <tbody id="k6c2q"><div id="k6c2q"></div></tbody>

          <samp id="k6c2q"><strong id="k6c2q"><menu id="k6c2q"></menu></strong></samp>

        1. <tbody id="k6c2q"></tbody>

          <progress id="k6c2q"></progress>